kyo澈凌💙💚

岁月情长,竹马成双💙💚

抱紧总攻大腿.2

      “爸!他下来了!”就在王源走下楼梯的时候,听到了这样一句话,这是他妹妹王沁的声音。他微微愣了一下,想起上一世的这个时候,扬起了嘴角。
        上一世也是这样,他妹妹和弟弟为了要让王阳峦把他赶出家门,找了他最信任的关浩把他灌醉,又往自己身上添了些伤痕,哄说是他喝醉酒看他们不满,动了手,上一世的自己也傻乎乎的以为真的是自己动了手,只是醉了记不得了,王阳峦这才动了怒,把他赶出了家门。只是这次他们失算了,王源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任人宰割的傻小子,他要向伤害过他的人讨回他应有的一切,今天虽然自己不准备留在这个家里了,但是也不能让那狠毒的姐弟好过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妹妹,发生什么事了?”思考过后,王源还是装作过去的那样,无辜地开口,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看向沙发上的一家人,在这个家里,他才是外人。
      “你还好意思问,你这逆子,你还是未成年,谁允许你喝酒了?你看看你把你妹妹打成了什么样子!”听到他无辜的语气,王阳峦开了口。
      “就是,哥哥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但是我毕竟是个女孩子,你怎么...怎么忍心下手打我呢...呜呜呜……”王沁看了他一眼,又变成了往日那样无辜却又梨花带雨的样子,看得王源都快吐了。
      “哦?你确定这是我昨晚喝醉打的吗?”王源看了她一眼,眯了眯眼睛,冷冷地开口,语气里净是讽刺。
     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妹妹还能自己打自己诬陷你不成?”王沁看着王源的眼神,缩了缩身子,没敢开口,倒是王阳峦,看到王源的眼神,有些楞,这个孩子,在自己没有注意他的时候,竟有这么大变化吗?
      “呵呵,我可没有说过,不过希望某些人记住,你做过的事并不是没人知道的,纸是包不住火的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王源并没有为之所动,依然是那样,冷冷地盯着王沁,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。
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王沁缩了缩身子,没敢开口说下去,心底却是波涛汹涌,王源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自己做的事被他知道了吗,不太可能啊,今天王源到底是怎么了,一直都是那样懦弱的王源,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冷静,甚至是吓人了。
      “你个逆子,不承认就算了,还威胁妹妹,滚,你给我滚出这个家,这个家从此没有你这个人!”王阳峦看到这兄妹两人的动作,以为王源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做过,才故意表现成这个样子。
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本来就没准备在这个家里多待下去了,这里真的是乌烟瘴气,看到你们我真的是连呼吸都觉得恶心。”王源本来就不准备待下去了,反正自己什么都准备好了,就这样孑然一身离开,没有什么可留念的,妈妈给自己留下的东西也就只剩下那块玉了,此时自己把这句话说出来真的是太解气了。
      “你!”王阳峦被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给我的卡我也放在房间里了,我才不屑于留下你们的东西,反胃。”说完最后这句话,不再管身后那对父女的表情,王源再没有停留的,离开了这座给他带来噩梦的,压抑了他十几年的别墅,这一世,自己一定要自己主宰自己的人生。
        王源来到街上,打了一辆出租车,先去了一趟报社,在里面待了十几分钟,这才又坐上出租车,向着自己准备好的自己将要住下的家,前进吧。
        王源先去了自己家楼下最大的那家超市里,把超市里的新鲜蔬菜和大米洗劫一空,付款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所有人仿佛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,收银员连续确认了十几遍他确定是来买东西而不是来抢劫的。
       王源也很无奈,他又不能告诉别人过几天就是末世,自己是在屯粮。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大家看傻子一般的注目礼,然后交代超市的人把他买的东西送到家里去。就这样王源洗劫了他家楼下的所有超市的新鲜蔬菜和大米以后,回想了一下自己买下的东西,这才安心地走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家门口,他看到自己买下的东西放慢了这一层楼的三套房子,除了他自己要住的那套房,还好他当时买房子的时候有先见之明买下了这一整层楼房,不然照他这个买法,他自己的房间根本就放不下这么多东西。王源的手在这些东西上一挥,他买下的这一堆堆小山般的东西立刻就消失了。他的玉有储物的功能不用白不用,而且他买了这么多的新鲜蔬菜,如果不放在玉里的话,可能还没到末世这些菜就已经先坏了,幸好他的玉有给蔬菜保持新鲜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做完这些事,王源这才拍拍手收工,把房间的门关好,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刚买的大床上,满意地笑了,闭眼,养精蓄锐,他可不信他被王家赶出来之后关浩会坐视不理,这可是他们一手策划出来的,自己被王家赶了出来,对于他们的计划来说,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
        果不其然,他才刚躺了不到十分钟,关浩的电话就打来了,他故意吊着没接,等到关浩已经打了几十个电话,他估计他快要放弃的时候,他终于是拿起了手机,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容,不慌不忙地接听,开口却是低落、担心的声音:“浩哥,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?你怎么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?”
      “源源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?我还以为是你被赶出家想不开了呢?是出什么事了,为什么伯父突然把你赶出家门了?”听筒里传来关浩焦急的声音,但王源知道,这不过是他的伪装而已,他现在心里说不定有多开心呢。
        不就是演戏嘛,谁不会?你想演,我王源就陪你演个够。
      “唉,还不是我妹妹,非要任性地说我昨天喝醉了打了她,我不承认,爸爸就以为是我不肯认错,唉,在他心里,我永远都比不上他那个女儿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源源,你是怎么确定确实不是你打了你妹妹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连浩哥你也不相信我了吗?那我还有可以依靠的?唉……浩哥,你也不肯相信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是,源源,我是相信你的,我相信一定不是你做的,只是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确定的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听了关浩的这句话,王源冷冷地一笑,不一样了,当然不一样了,呵呵,还当我是那个任人宰割,被你们随意欺负的王源吗?想多了!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浩哥你肯信我,如果连你也不信任我,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帮助去了。其实是这样的,我昨天是喝醉了,但是并没有喝太多,只是累了,谁知道王沁她一直在那里大喊大叫地不知道跟谁打电话,说是什么成功把他灌醉了,下一步要怎么做,要奖励怎么怎么样……我是被她吵醒的,自然就听到了她说的话,也就猜到这只是她的阴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听了他的回答,关浩的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没想到王沁那个傻子竟然蠢到直接在王源身边打电话汇报情况,还大喊大叫,不知道王源到底听到了多少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出对面的人就是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真是没想到,你妹妹竟然会为了伤害你做出这种事情,枉我还对她有好感,竟然这样对付我最好的朋友,真的是太狠毒了。那源源,你听到她是在跟谁通电话了吗?听出对面的人你认识不认识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没有啦,浩哥你知道我的,我哪有那种心思,而且还醉醉的,哪里撑的到他们说完话,我就听了那么多,后来就没有意识啦!”王源听着关浩焦急万分却又不得不装作只是关心自己的语气,嘴角又勾起了美妙的弧度。
     “唉,那可真可惜啊,如果能听到对面的声音,就能知道到底还有谁想要害你了。”对面听筒的关浩明显松了一口气,还是装成不放心的样子,还婉转的表示了对此自己的委屈。
       “唉,现在我就只剩浩哥你这么个朋友了,还好有你,我这些年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,真的是谢谢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这有什么,咱们是朋友嘛,没事没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后王源又跟关浩虚与委蛇了一番,对关浩提出的到他家去住表示了委婉的拒绝,又借口说这些天要忙着找工作找房子,将跟关浩见面的日期向后推了再推,终于推到了7月15日中午。王源清楚地记得,丧尸病毒就是在那时候从这座城市开始全世界爆发了的,约在那个时候,顺便稍微在关浩面前露一手自己驾驭丧尸的能力,逼他露出马脚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,他要做的,是要去公园里,“偶遇”他的可爱小柠铃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现在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一个小小的私心,在他暴露能力的时候不但达到了让关浩露出马脚的目标,也让他想要抱大腿的目标——王俊凯,再一次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从此,便就是一生了。至于第一次产生兴趣的时候嘛,就要问他的小柠铃了,因为王源并不知道,他的小柠铃,可是有着牵引缘分的能力的。


亲爱的们,我胡汉三终于回来了,这段时间一直被三次元的事情缠身,终于等到一个机会坐下来好好地更一话,好久没更,累到吐血。接下来其他的文我也会陆陆续续接着把坑填上的,一定不会弃坑的。
最后,谢谢大家没有放弃我,谢谢你们的支持,爱你们,谢谢啦!💙💚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1)